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员风采
 
科技成果创新度评价与产业价值评估实务研究
发布时间:2020-04-14 访问次数:938

杨文硕,博士,高级工程师,现任上海大学科技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本人从事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15年,业务领域包括:校企协同创新、技术许可、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作价投资、科技企业孵化、产学研平台搭建等。本人担任国家科技部在库专家,中国技术市场协会技术经理人工作委员会的发起人,上海市科技专家库在库专家(上海市科委),上海市技术转移专家(上海市技术转移协会),上海市科技孵化器创业导师(上海市科技创业中心)。杨文硕本人为国际发明问题解决理论协会(MATRIZ)认证专家;国际技术转移专业人士联盟(ATTP)认证的国际注册技术转移专家(RTTP)。受聘长期担任10余家科技企业的董事。

一、项目概况

按照上海大学支持重大技术创新与经济社会有机融合的战略,自2015年初开始,上海大学省部共建钢铁冶金国家重点实验室、发明人科研团队、上海上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大学科技园区有限公司等部门成立项目组加快推进高强高导铜合金制备科技成果的转移转化。受部门委派,笔者参加项目组担任项目经理,负责项目管理、技术创新度评价、产业价值评估、供需方及第三方协调等工作。

 

二、技术评价评估主要工作

经过多年在高强高导铜合金制备领域的研发与试产试用,上海大学钟云波研究员科研团队逐步掌握了的高性能铜铬锆合金核心技术,并不断提高其技术成熟度进入应用阶段。因不熟悉市场环境和转移转化实务,科研团队就该技术多次与企业洽谈均未达成实质合作,意向价格基本未超过百万元。项目组接手运营后发现:对此项技术,多家中小企业曾报价散布范围大,有的20-30万元,有的60-90万元,这说明该技术的创新度和产业价值被相关企业认知较浅,科研团队对自有成果的创新度和产业价值问题也未摸清底数,导致合作洽谈一度陷于不利处境。

根据该项目估值作价、报价还价的实务需要,鉴于一站式个性化专业服务的缺位,在请教第三方科技成果评价机构、咨询技术类无形资产评估机构的同时,项目组积极开展自主调研,对该项目的创新度、产业价值等问题开展了内部评价评估,主要实务操作如下:

 

(一)技术创新度评价

项目组对相关技术的创新度(广义)开展评价,按实务需要,分为成熟度、先进性和技术壁垒等多个分析角度。

项目组调研发现,在高强高导铜合金制备技术领域,国际先进的非真空熔炼-连铸技术目前仅日本等外国少数企业掌握,并且在技术研发方面明确对中国不合作、不转让。多年来,国家对此技术领域的自主研发高度重视,多家高校院所及骨干企业曾开展攻关,虽取得一定进展,但仍存在诸多技术瓶颈。国内冶金工业部门现仍采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真空熔炼-铸锭-修磨-轧制工艺,该工艺能耗高、效率低、成分均匀性差、难以制备长尺寸-大卷重棒线材,在产业上存在严重“卡脖子”问题。基于科研团队的中试和小规模生产的数据,结合过去几年产学研合作洽谈中的企业反馈,项目组采用技术成熟度13等级法判断相关技术达到第8级“产品级”,指出相关技术的先进性在于:由于高温铜熔体中铬锆元素具有极高反应活性,合金熔体粘度高、凝固过程中存在严重的热裂倾向,其熔炼及成型工艺长期以来是铜合金领域的世界性难题,上大科研团队以自主技术路线攻克了这一课题的主要部分属于重要创新。

此外,高强高导铜合金的熔炼及成型工艺极其复杂,上大科研团队创造出自主知识产权的微量物质添加和关键工艺改进等解决方案(其中专有技术非公开)。项目组依据该项目技术生命周期判断,团队掌握解决方案及其迭代自主权,客观上对外部竞争者形成了较高的技术壁垒。经项目组的协助,科研团队以专利组合、专有技术组合、实验数据加密和人员保密协议等多重举措,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有效加高技术壁垒,巩固了成果的创新度。

 

(二)技术产业价值评估

项目组调研发现,高强高导铜合金是一类具有优良的综合物理性能和力学性能的工业结构功能材料,现已广泛应用于电力、电子、交通、机械、舰船、航空航天、国防工业等领域,是国民经济领域中战略性新材料之一,代表着一个国家先进冶金工艺水平。经市场调研,该项目产品铜铬锆合金的高强度、高电导率技术指标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如果该技术被一定规模的铜合金材料生产企业印记吸收为核心技术,在进口替代领域特别是高铁接触线、微电子引线框架材料、汽车工业用电阻焊电极、真空开关触头、连铸结晶器内衬、高性能模具材料、特种导电丝材等高附加值产品市场均有直接应用场景和数量确切的客户效益。例如,如果企业引进该技术研制出铜铬锆合金线材,经高铁电力部门采购制造我国高铁第三代接触线,实现替代现有进口铜镁线,则每万公里线路每年预计可节电约3亿度,该应用场景有巨大社会经济效益潜力。

基于相关技术产业价值的内部评价结果,项目组形成评价意见,依据高性能铜合金产业链供需价格现状以及主要应用场景的经济社会效益,可选取交易法、现金流量折现法等方法测算其产业价值。

 

(三)科研平台及团队附加价值评估

关于本项目,上海大学省部共建钢铁冶金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平台的附加价值也是项目组的重要考量因素。其一,上海大学作为上海市属、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的综合性大学,教育部与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建高校,作为产学研合作伙伴,高校的无形资产价值是客观的、可评估、可谈判的。其二,自20世纪九十年代至今,省部共建钢铁冶金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冶金工程学科方向在徐匡迪院士等专家学者的引领下,着眼于冶金行业今后510年的国家战略需求潜心钻研,汇集国内外一流人才(含四位两院院士),追踪国际前沿,挑战行业难题,陆续取得多项有国际影响力的重大科技成果。正是在此科研平台上,钟云波研究员科研团队开发出了本项目相关技术,也印证了该科研平台具有较高的产学研战略合作价值和品牌效应。

钟云波研究员科研团队也是一个产学研合作战略价值较高的子平台。经过十余年潜心研究,团队连续获得国家863计划、十三五重点研究计划重点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教育部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作者基金、上海市重点攻关项目、上海市教委创新计划重点项目的支持,开展有色合金冶炼与加工、钢铁精炼与连铸、电磁冶金及材料电磁加工领域的交叉学科研究,先后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非真空熔炼技术、成分稳定控制技术、合金熔体洁净化技术、大卷重/长尺寸连续铸造技术、新型电磁调控上引连铸技术、复合场强化热处理技术,多项成果为国内外首创,获专利近20项。

基于科研平台及团队附加价值的内部评价结果,项目组形成评价意见,在全国范围内,本项目所依托的科研平台和团队具有显著的产学研合作战略价值,一般科研机构难以复制和模仿(包括领衔院士、学科带头人、机构资质、荣誉奖项、骨干团队、科研经费、基础设施等),其产学研生态占位具有显著的引领性,在合作方科研平台建设水平存在差距时,应测算科研平台及团队的无形资产和品牌效应等附加价值(合作应尽量门当户对)。

 

三、技术评价评估工作小结

在原有的科技成果鉴定和资产评估退出实务舞台、市场化评估评价体制机制有待发育成熟的过渡期背景下,项目组以上述四方面的内部评估评价意见为基础和先导,经过大量的沟通协调,综合吸收科技成果评价机构、技术类无形资产评估机构的第三方意见,形成了高校方的科技成果评价评估意见(含专利转让费区间)并用于项目实务。在上海大学与新兴发展集团历时数月的谈判与决策中,双方均参考了相关评价评估材料,谈判与决策的效率显著提高,最终在预期区间内达成了合作。

回顾上述工作,项目组的内部评估评价的实务价值首先在于主动化解高校主体与第三方之间的专业不对称和信息不对称。高校主体对自有项目的背景源流、人员实力、技术底数、应用场景、产业价值乃至失败数据等方面更有专业优势和信息优势,而第三方机构在行业公认标准、通用规则、工作流程、术语选择、常见问题处理方法等方面更有专业优势和信息优势,项目组的工作有效激活了转移转化主体和第三方机构各自优势并形成互补,避免双方协作出现“两张皮”和“空转”现象,从而有力保障高校主体针对具体交易能够更真实、完整、准确地进行报价还价。

 

其次,项目组的工作实现了供需双方及第三方工作价值取向的互补和调和。例如,项目组代表高校主体开展内部评估评价工作是结果导向的,交易对象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技术应用场景是做过权衡取舍的,时间是紧迫的,人力是紧张的;而第三方机构受委托进行外部评估评价是规范导向的,其按公认标准、通用规则、工作流程开展工作的风格,倾向于一般的而非特定的事项,倾向于抽象的而非具体的场景,比如其运算工具模型往往较少关注各交易方的现实压力或者制度约束等实际情况。项目组的积极主动介入评估评价,调和了转移转化主体和第三方机构的工作价值观,是最终意见文本更加科学、全面。

其三,通过独立调研和协调供需主体及第三方机构的工作笔者认识到,在当前评价评估中,项目组面对的特定科技成果的各种属性和指标、具体应用场景下的供需状况、谈判双方的优势强弱对比等实际工作,既有一定的共性问题,也有大量的个性问题,较科学合理的实务模式应是“标准化”与“个性化”的融合,不可片面;要打通“标准化”与“个性化”,技术经纪人(技术经理人)能够提供个性化专业服务则非常关键,此细分市场前景巨大。对此,笔者初步摸索出一个实务导向的科技成果评价评估操作“公式”:

 

技术估值=

 

[第三方计算估值+(特定场景商业计划÷系数)+(特定场景竞争力×系数)]谈判能力

综上,笔者作为技术经纪人(技术经理人)在业务一线对科技成果创新度评价与产业价值评估相关实务问题加以实践探索和经验小结,不足之处在所难免,需在相关领导专家的指导下继续改进和提高。